您的瀏覽器似乎不支援JavaScript語法,此為回最上方的控制,這裡的JavaScript語法並不會影響到內容的陳述!
至中央區塊 至網站導覽
x
動畫海浪
燕鷗
燕鷗
燕鷗

:::

軍事篇

  • 轉寄
  • 列印
  • facebook
點閱數:18

第二章:軍事緊張期的北竿情勢


(民國三十八年至六十八年)

一、八二三砲戰前後的馬祖
 民國四十七年發生的八二三砲戰,是國共隔海對峙期間,規模最大的衝突。砲戰前,中共調兵遣將,佯攻馬祖,國軍摩拳擦掌,積極部署防務。砲戰爆發後,雖已知中共主要目標不在馬祖,但國府仍不敢掉以輕心,極力加強工事防務。
 八二三砲戰前,中共不斷擴張馬祖對岸的兵力,集結步兵五個師、重砲兵一個師,再加上一個防空加強師;黃岐、川石、梅石、古頭山、糞畚山與石壁等砲兵陣地先後進駐二○二厘砲兵群,最大射程達二萬七千碼,馬祖地區主要島嶼,除東犬部分地區外,全落在中共砲兵有效射程下。另外,中共的米格機相繼進駐澄海、連城、龍田等機場。馬祖對岸砲位不斷增加,口徑也一再加大,雙方劍拔弩張,風聲鶴唳。七月十七日,國軍下達「取消所有官兵休假,各級部隊立刻進入戰時戒備狀態」之命令。馬祖與金門、台灣先後進行軍事演習,戰火頗有一觸即發態勢。
 八月十八日,蔣中正總統在國防會議副秘書長蔣經國陪同下,冒險啟程巡視馬祖,十九日抵達高登、北竿、南竿、白犬等島,步行視察砲兵陣地與各項工事,並召集官兵代表訓話,指示「要與陣地共存亡」。
 八月二十三日下午八時三十分,共軍發動猛烈砲火轟擊金門,爆發了震驚世界的台海八二三砲戰。此時馬祖反而靜悄悄。中共佯攻馬祖,實取金門的陰謀雖告暴露,但蔣中正仍不放心,在砲戰發生次日,面諭陸軍總司令彭孟緝前往「視察馬祖戰備,並研究該地區之作戰指導」。彭孟緝於二十五日晚間自基隆登艦啟程,二十六日清晨抵達馬祖,八時二十分先在南竿馬祖守備區指揮部聽取簡報,隨即視察高登,二十七日視察白犬,二十八日視察北竿,二十九日視察南竿,三十日乘艦反台。彭孟緝視察每一島嶼,均先乘船由海上環島視察,再聽取簡報,然後作詳密的現地視察與研究,最後集合幹部舉行檢討會。
 彭孟緝回台後,寫下長達十九頁的報告書,蔣中正總統以毛筆親批:「彭總司令:此報告書除照內有批示各點以外,應令馬祖何指揮官(何俊)切實負責督導,限期實施完成」。報告書中蔣中正朱筆圈點眉批之處不少,顯見對馬祖防務之重視。
 在報告書中,彭孟緝認為,高登島為馬祖本島之前進據點,地形上與北竿島成一體,利於防守。欲防守南北竿,必須確保高登。一旦高登為中共所據,用為砲兵陣地,則南北竿均在敵炮火威脅下,故高登之防務應再強化。對於南北竿,彭孟緝認為兩島相距三千公尺,火力可充分互相支援,準備可輸送一個步兵營兵力的機動船隻,兵力可相互轉用。北竿與高登相距亦僅三千公尺,高登有警,尤需北竿之火力支援,故北竿障蔽南竿,連繫高登,對馬祖地區之作戰,至關重要。且北竿尼姑山地區,受里山、山、芹山層層阻隔,地形狹長,縱為敵據,發展亦不易,故可節約兵力,只派少數監視兵力,作有效控制。至於各島均有水源不足的困擾,為免戰時缺水,應即勘察實施深水井計畫及加強儲水。
 馬祖守備區指揮部依據蔣中正總統巡視後之指示,於八月二十五日動工構築高登大維港側防工事,九月底竣工。另外,八月二十七日起將高登五十一團第二營之第六連分批逐次調返高登歸建,並將駐南竿之一五二團四十二砲連調往高登增援。
 八二三炮戰歷經四十四天結束,砲戰雖告停止,但中共的威脅變本加厲,馬祖對面匪砲由一百四十九門增至一百九十四門,至四十八年底止,總計向馬祖列島射擊超過一千七百八十八發,均屬騷擾性零星射擊。
 四十八年五月十一日,蔣中正總統再度巡視馬祖,國防部向日本採購四十倍望遠鏡十三具,分發馬祖四具,東引一具;另外在北竿、東引設置平面雷達各一座;一年內更實施二十一次戰備演習。
 五十年時,馬祖守備區分為南竿東守備隊、南竿西守備隊、北高守備隊、白犬守備隊等四個。其中二四三團(配屬七十七團第三營)為北高守備隊,以一個營擔任高登之守備,主力擔任北竿之守備,另以砲兵三二三營支援北高守備隊。
 大體來說,八二三炮戰前政府財政困難,防禦重點偏重金門,而美國不主張堅守金馬外島,因此金馬彈藥之供給並不充分,屯量僅有三十日份,不足以應付激烈或持久之戰鬥。當時馬祖防衛重心雖在高登、南北竿與東西犬,但防禦工事因陋就簡,各島守軍人數雖足夠,但打擊力及機動力都不足,砲戰爆發後,一些傳統戰術都被視為救急之策,馬祖未被攻擊,實屬萬幸。
 砲戰後,金門屹立不搖,美方刮目相看,馬祖的重要性也獲得美方的重視,美軍答應擴大增援火力,彈藥補給由三十日份,增至四十五日份,再增至六十日份。
 國軍工事修築也日益堅固,對敵情的蒐集與情報的傳遞都大幅改善;更重要的是駐地砲兵與機動運輸力的加強。戰後南竿、白犬各駐紮砲兵兩營,北高一營,另有三營二連的預備隊。砲兵戰力也逐步改進,適度增強榴砲、加農砲、迫擊砲、山砲、機關砲、高砲質量;海上運輸也增加交通船、砲艇、情報船、木機船等,並輔導民間漁船機動化,加以編組訓練,使具有二個步兵營的運送能力。部隊平日加強劈刺、格鬥、投彈、角力等訓練。在種種強化措施下,戰後馬祖的防衛能力因此有長足的進步,得以固守前線,讓中共難越雷池一步。
(節錄改寫自:卓遵宏/從大溪檔管窺八二三砲戰前後的馬祖防務/第一屆「馬祖列島發展史」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連江縣政府出版。)

二、打馬祖還是打金門的一段軼事
 八二三砲戰前,中共調兵遣將,不斷擴充馬祖對岸的兵力,國軍則摩拳擦掌,積極部署防務。雙方劍拔弩張,風聲鶴唳,形勢極為緊張,當時我國國防部從各種跡象研判,中共極有可能攻擊馬祖,連中外記者也都普遍這麼認為。
 四十七年八月二十二日,國防部參謀本部情報次長向蔣中正總統作了一次簡報,認為「中共最有可能攻擊馬祖」,其理由如下:
(一)中共在馬祖地區佔有數量優勢,金門地區則否。
(二)中共在馬祖上空的空中能力略佳。
(三)中共可能從上海調派海軍南下支援攻擊。
(四)進攻馬祖,較試圖繞過馬祖而進入金門的冒險較少。馬祖附近的水深,足夠這些船隻使用。
 該簡報另外指出:「情況可能會改變;如果中共部隊南調至金門對面,唯中共尚未如此行動。」但指出:「空優為其最後的決定。」「如果中共不攻擊馬祖,他們可能會拿下金門的大擔或二擔;中共可隨時成功地奪取該等島嶼,而且,一旦被攻佔,幾乎是不可能光復的。」
 國防部長俞大維後來從美國摩頓.哈伯恩(Morton.H.Halbern)所編撰:「一九五八年台灣海峽危機」--蘭德(Rand)公司研究備忘錄中,才看到情報次長室以上的簡報內容。他對此頗有所感的說:「第二廳(情報次長室)的情報,似乎經常不靈;何應欽告訴我:國共內戰末期,國軍節節失利,總統均歸咎於第二廳。每次召開戰況檢討會,第二廳必遭總統斥責:『情報完全不正確』」。
 不僅情報次長室研判中共「要打馬祖,非打金門」,連中外新聞記者這時也都這樣認為。據資深軍事記者劉毅夫報導:「『八一四』馬祖海空勝利的消息,迅即傳遍全世界,馬祖蕞爾小島,也立刻成了全世界的新聞島,台北來的外國記者更多了,大家都想到馬祖去,人們也認為共匪一定先打馬祖,中外記者們吵嚷著要到馬祖去」。「中外記者們得到了國防部的批准,預備在八月二十三日黃昏,從基隆乘我國軍艦赴馬祖。」「六十多位中外記者,歡天喜地的到了基隆海軍碼頭,有些人已經上了軍艦,找到了自己的床舖,準備攤開行囊睡大覺,另有些人坐在官艙裏喝咖啡,艦長又命戰士們準備冰淇淋待客,還有些在碼頭上乘涼。時已七時許,打定九時開航,快到八點鐘的時候,賴名湯將軍突然來到海軍碼頭,找到新聞局長柳鶴圖密談。賴將軍離去之後,柳局長對我(劉毅夫)說:『金門打上啦!打的很兇,現在仍然在猛烈的砲戰中。詳細戰況還不知道,你看怎麼辦?』」
 「有些機警的記者,已經料到台北有了大新聞,自動放棄去馬祖,悄悄下艦回來台北;柳鶴圖只好宣布了真實狀況,於是全體中外記者們都自行設法找交通工具回台北。」
(錄自俞大維傳/第七章台海風雲/李元平著/民國八十一年台灣日報社出版)

三、中共砲彈陰影下的北竿
 八二三砲戰前馬祖列島風聲鶴唳,但總算有驚無險。然而戰後中共實施「單打雙不打」,儘管未曾發生大規模軍事衝突,但每當零星的砲聲響起,列島仍陷入一片驚慌、恐懼。少數不幸被砲擊中的鄉親,輕者終生殘廢、重者失去寶貴生命。房舍財產損失更是難以估計。此一夢魘,直到民國六十八年元旦,中共與美國建交,兩岸全面停火才告終止,期間在北竿發生重大傷亡事故多起略述如后:
(一)民國五十二年,農曆九月二十日,塘岐舊街中彈,造成居民袁抱抱死亡,陳顯顯、陳珠珠雙腿成殘。
(二)民國五十六年十月二十五日,匪砲擊中塘岐,十九歲青年袁光明慘死,陳珠珠、袁光孝、袁光禮、張春花、袁依蘭、魏震等六人受傷,毀屋三棟。
(三)民國五十八年一月十七日,匪宣傳彈擊中塘岐村118號袁兆昌、119號陳寶官兩民宅,毀損嚴重,後蒙駐軍支援洋灰、細石、車輛協助修復。
(四)民國六十一年七月十五日,塘岐村再遭砲擊,49號楊金明、97號王依光住宅被毀,楊金明之子受傷。
(五)民國六十二年三月二十九日,匪宣傳彈擊中塘岐村172號,十三歲女孩林秋菊慘死。
(六)民國六十七年農曆七月初,塘岐新街中彈,居民陳月賽不幸身亡。

四、誤觸地雷,民眾傷亡累累
 處於前線位置的北竿,地雷處處,誤觸地雷傷亡事件屢有所聞。其中傷亡最慘重的一次是發生於民國四十一年八月四日后澳民眾王壽金、林嫩嫩、陳木桂和吳依水等四人因誤觸地雷,王、陳兩人當場慘死,吳依水被炸斷手臂,奔回村中血流過多死亡,林嫩嫩受重傷送南竿也傷重不治;另外,四十三年農曆八月八日,坂里村民王德全在中澳口上方自家農地,被地雷炸成重傷,送醫途中不治;四十五年七月中,村民林木蘭行經八八據點附近誤觸地雷,截去左小腿;五十三年八月十八日,坂里國小教師陳戈,因奮勇救火誤觸地雷,慘遭截肢;五十七年八月三日,后澳村民王珠妹在鐵拳山下撿拾野菜,誤觸未爆地雷,炸斷右大腿,終生殘障。

五、流彈波及,民眾無端冤死
 國共對峙期間,兩岸情勢緊張,國軍不斷加強戰備,經常實彈演習,本鄉民眾被實彈演習流彈擊中犧牲生命者有數起。最慘重的一次,發生於民國四十五年農曆十月五日上午,白沙村民王依炎等四人赴坂里租借漁具,抬至中澳口時為42砲兵連實施實彈射擊演習流彈擊中,陳兆佺、王其其兩人當場喪生,王依炎傷重送醫不治,林團終生殘廢。另外,三十八年十月三十日,芹壁村民陳依淦在高登海域遭島上駐軍射擊,彈中腰部當場死亡;四十七年農曆六月七日,大坵村民魏海棠出海至三連嶼採蚵,遭橋仔雷山部隊實施火砲射擊流彈擊中,當場死亡。

六、遭誤判為水鬼,孩童枉死槍下
 國共對峙期間,水鬼摸上岸時有所聞,風聲鶴唳,衛兵經常處於高度緊張狀態。民國五十三年左右,板里中澳口便發生一件衛兵將孩童誤為水鬼,開槍擊斃的不幸事件。板里村民王詩興因妻子已過世,深秋某日帶著六歲幼子王禮興到中澳口作樁。下午四時多,王禮興感到疲倦,鑽進漁船竹籃內睡覺,一覺醒來天色已暗,找不到爸爸,放聲大哭,同時猛力敲打岸邊鐵門,步兵五營駐港口衛兵眼見鐵門搖幌不已,誤以為水鬼摸上來,立刻開槍射擊,打開鐵門才知誤殺孩童,並將噩耗通知糊裡糊塗已先回家的父親。

第二章:軍事緊張期的北竿情勢 照片
▲五○年代部隊在塘岐村集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