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瀏覽器似乎不支援JavaScript語法,此為回最上方的控制,這裡的JavaScript語法並不會影響到內容的陳述!
至中央區塊 至網站導覽
x
動畫海浪
燕鷗
燕鷗
燕鷗

:::

軍事篇

  • 轉寄
  • 列印
  • facebook
點閱數:158

第四章:陸軍步兵第一九三旅 高登守備隊


一、沿革
 高登舊稱下目,面積1.35平方公里,是馬祖列島中除南北竿、東西莒、東引等主要島嶼外最大的島礁。高登距離大陸北茭半島糞箕山僅有九千二百五十公尺,是馬祖列島中距大陸最近者。民國三十八年福州淪陷後,王調勳組織福建海上保安第一縱隊,設總部於西犬,曾兵分一支由李峙福、林守基率領駐防高登。初期兵力不多,四十四年馬祖守備區指揮部成立,分東引、白犬、北高、馬祖東、馬祖西五個守備區隊;四十七年八二三砲戰後,高登戰略地位益顯重要,國防部除構築高登大維港工事,並增兵防守,以一個加強營兵力戍守高登,同時積極投入坑道、聯絡道路、水庫等各項建設,這其中國防部長俞大維與高登有著緊密的淵源,高登有今日,俞大維居功厥偉。

二、俞大維與高登
 馬祖高登島的大維港,是政壇苦頭陀俞大維,背負著「重修古廟,再建金身」的宏願,默默走了數十年,在無意間所留下來的一個清晰腳印。
 「重修古廟、再建金身」,是一個古老的故事:
 「在我年少時,因為家母信佛,所以常有和尚、比丘尼之類的人到我家化緣,有一次我從外面回家,正遇著一位年老和尚從我家化緣出來,我問他為什麼要化緣?他說:他師父留下來的古廟大部份傾塌了,菩薩的金身也壞了,在他師父圓寂時,他就發了宏願,一定要重修古廟、再建金身。我問他需要多少錢才可以辦到?他說要五萬(註:民國二十四、五年,中央級下級公務員,每月待遇不過三、四十元),他已化了五年,積存了五百元。我說以這樣的進度,在你有生之年,如何完成你的心願?他很具信心的說:我雖己身難達成這一心願,但是我有徒弟,徒弟又有徒弟,一代代鍥而不捨的化下去,終有一天會達到我的心願。這件事給我一個很大的啟示,對我人生的影響更為深遠。現在國家由於百年積弱,列強環伺、內亂不已,宛如一座頹破的古廟,我們政府亦如損壞的金身,我們惟有效法那位老和尚,立下重修古廟、再建金身的宏願,堅持信念,勇往直前,我們的國家方能得救,我們的政府方能屹立於風雨飄搖的世界中。願與諸位同學,以這位老和尚的苦行精神,時相共勉,身體力行,獻身國家效忠政府,以達到『重修古廟、再建金身』的目的。」
 俞大維講這個故事,是在民國二十五年(一九三六年)的化學兵學校化兵幹部畢業典禮上。這時,日本軍閥侵華的鐵蹄聲,已舉國驚動。
 民國四十四年(一九五五年)二月二十三日,大陳島的四十萬國軍,剛完成轉進,重新部署在金門、馬祖各島嶼,俞大維正日夜苦思著:「穩定前線、加強戰備、待機反政。」「最精良的部隊在前線、最新的裝備在前線、最好的醫生在前線。」
主將上前線、上第一線。這一天早晨六時半,俞大維搭乘漢陽艦抵達馬祖北竿塘,七時二十五分,換乘登陸艇,前往馬祖的第一線高登觀察。
 俞大維此行發現,高登是一個孤懸的島,西邊傾斜、東邊陡峭。敵人如先一步佔領高登,並在西邊架設狙擊炮,射向高登以東的西犬島,則西犬島在不勝砲火的蹂躪之下,將完全喪失戰略價值,成為廢島。整個馬祖,將因此門戶大開,敵人的大軍,可由此長驅而來。
 俞大維經總統同意,搶在敵人之前,佔領高登。
 要佔領,就必須藉船艦載運人員、裝備,搶灘登陸。高登唯一可供搶灘的是在西邊,但西邊卻恰好暴露在隔岸不遠處敵人的砲火威脅之下。
 一場與老天爺爭地、爭道路、爭碼頭的艱苦戰役,就從東邊靠近海平面的陡峭岩壁下方,一斧一鑿的展開。先以炸藥開出一塊平地,接著以美軍提供的大吊車架設在平地上,吊車再將構工的機具和人員吊上岸。
 俞大維說:「我第一次上高登,是用吊車吊上去的,島上沒有人,空無一物。」在懸崖峭壁上所開出來的碼頭、道路,一寸土地一寸血汗。為紀念構工官兵的犧牲奮鬥,俞大維將高登碼頭取名為「英雄港」。但駐軍官兵感念俞大維才是高登島真正的拓荒先鋒,於是,將英雄港又冠上「大維港」的名字。
 以後,俞大維每回去馬祖,有一套標準作業:馬祖是前線,但高登島是前線中的前線,它和對岸的黃岐,只相隔七千多公尺,天氣晴朗,雙方的活動在望遠鏡下看得一清二楚。而俞大維去馬祖的第一站一定是高登,由馬祖下飛機,換乘蛙人的小艇,轉上海軍的LCM(小型人員登陸艇),然後直駛高登,在高登的英雄港登岸。
 所以,「飛機」一至,指揮部的參謀人員立即通報各有關單位,海軍爆破隊的快艇、巡防處的登陸艇,都迅速前往指定的港口集中,當地的軍事指揮官必定要到登陸艇候駕。至於馬祖日報的記者也是「飛報」通報的對象之一,得到消息立刻帶著相機到港口去,作業是一貫的,迅速而確實,從未出過差錯。
 僅有的一次意外,發生在劉和謙擔任艦長,送俞大維到高登,俞大維從軍艦轉換LCM。已航行了約一海浬,LCM突然熄火,大船上的人,看著小艇正慢慢的要向大陸方向飄去,都焦急萬分,等到小船又恢復正常行駛,大家才舒了一口氣。俞大維結束高登的視察,回到軍艦上,隨行的人員驚魂甫定的說出小艇熄火時的詳情:「全艇的人又急又慌,唯有俞部長若無其事,他和藹的安慰小艇駕駛:『不要急,慢慢來,我看你是個老手,我很放心!』聽到部長的安慰打氣,小艇駕駛便沈著鎮定地把發動機及時修好。」
劉和謙說:「這是我第一次體認俞部長鎮定如山、化險為夷的大將風範。」
 俞大維沒有一點架子,到前線通常戴一頂船形便帽,冬天穿一件短大衣,長統的皮鞋,另外便是一副墨鏡,除了這一身輕便的「裝備」之外,很少看到他穿得如何筆挺。而下船以後,他便坐上吉普車去看陣地,坐在碉堡裡和士兵們話家常,士兵們都很喜歡他。在高登,最突出的一處陣地,名為「二○四高地」,有一回,台語明星白蘭等多人到高登去勞軍,俞大維興致很好,交待當地的彭營長,把白蘭帶到二○四高地去,利用高倍數的望遠鏡看看對岸的中國大陸,隨後,還把二○四高地換了個名字,叫「白蘭高地」,從這裡又可看到他輕鬆的一面。
 到高登去,伙食可不好,駐軍士兵養雞,但俞大維絕對不准殺雞給他吃,他愛吃的是一種酸菜牛肉麵,幾乎百吃不厭,他一去便煮上一大鍋,同去的隨員並不例外,都吃這個。
 高登那裡有牛肉呢?當然沒有,原來那是後方補給的牛肉罐頭,像味全奶粉那麼大一罐,前線每人每月配到一罐豬肉、一罐牛肉,指揮部又另外撥了一些,所以高登的牛肉罐頭是很充裕的。
 另外,還有一種「獨山鹽酸菜」,也是大鐵罐子裝的,酸、鹹、辣三味俱備,把它和牛肉混合起來,再加上麵條,那味道確實很好,據說,這個酸菜牛肉麵還是俞大維自己發明的;他上了高登碼頭,便會笑嘻嘻地說:「又來吃牛肉麵了。」從一件小事,又可看出他體恤部下的一般,他以與士卒共甘苦的心情來到前線,自然不會貪口腹之慾,這種「速簡餐」倒是滿對他胃口的。
 他還有一個特色,即從不點名、從不訓話,到達指揮中心,第一件事便查問工事進度,因為高登離大陸太近,火砲可以直接射到島上,因此他要求工事地下化,把指揮中心和各個陣地間的地下坑道全部做好,這工程是相當浩大的,但人定勝天,如蛛網般的坑道終告完成,有一回黃岐的匪砲大發神經,向高登猛轟,觀測所統計共開了兩百多發,只打死了小雞一隻,地下工事的效果充分顯現。事後俞大維到高登巡視,官兵弟兄說:「謝謝部長,因為有您的指示,工事地下化,我們才沒有傷亡!」
 在高登島守軍的記憶裡,「俞部長來高登,常常是『風雨故人來!』。」四十七年六月二十三日,俞大維自己的日記這樣寫著:「換乘快艇赴高登,抵達時,正值匪砲射擊,風雨交加。是夜留宿高登。」
(錄自俞大維傳/第七章台海風雲/李元平著/民國八十一年台灣日報社出版)

第四章:陸軍步兵第一九三旅 高登守備隊 附加圖片
▲國防部長俞大維巡視高登島

三、高登現況

高登守備隊在國軍精實案後,駐防兵力僅剩一連,目前島上有一座小型發電廠,三部發電機,一座小型海水淡化廠,全島現有九條公路、三條鐵道纜車,平日運輸全靠悍馬車,目前則改用動力搬運車,對外補給,都靠兩天一航次的忠誠號運補船。高登擁有馬祖地區難得一見的原始林,植物資源極為豐富,未來發展生態旅遊極具潛力。

附記:高登島汪喜田捉鬼記

 四十三年十一月二十日凌晨,高登島的汪喜田戰士,從另一位同伴文良新戰士接過了夜間哨兵的任務。
 那天晚上天候很不好,汪戰士在接哨後四十多分鐘,忽然聽到哨西約二百公尺礁石上,有木船碰上石頭的聲音,接著又在離他七、八公尺的草堆上有了蠢動,他情知有異,一面用信號報告班長,一面進入射擊位置,大聲喝問「口令」。
 這時,一個中共「水鬼」,已經向汪戰士開槍,汪戰士也立刻還擊,站在後面的另一個哨兵,也就與另外三個「水鬼」開始槍戰,這一次中共一共出動了四個「水鬼」。
 由於第一個「水鬼」與汪戰士距離太近,所以槍聲一響,雙方都負了傷,汪戰士的左胸被打進兩顆子彈,但「水鬼」的右臂中了槍。那「水鬼」知道不妙,立刻就用左手拔出兩顆手榴彈,向汪戰士擲來,汪戰士當時奮不顧身,就在手榴彈爆炸前,滾過去把「水鬼」緊緊抱住,在地上展開一場生死搏鬥,手榴彈雖然響了,但兩人都沒有受傷。
 「水鬼」的右臂雖已中槍,但那柄手槍仍在手中,汪戰士奪槍心切,就緊按著「水鬼」的右手,「水鬼」用力一扣扳機,汪戰士的手掌又被打穿,而那枝手槍也就掉下去了,汪戰士雖然負傷三處,仍舊抱著「水鬼」不放,這時,班裏的弟兄都已趕來,汪戰士才把「水鬼」交給班長,完成了這場驚險而光榮的任務,其餘三個「水鬼」,就趁著黑夜上船溜走,這時海面上及對面中共黃岐陣地,連續發出各種信號槍彈。
 被捕的「水鬼」體格高大,說話帶山東口音,混身透溼,穿紅背心,紅短褲,戴游水錶,並佩有手槍、小刀、手榴彈,以及兩夾子彈,根據判斷,這「水鬼」一定是高幹,或是這一「水鬼」的小組長,水鬼被捕不久,就大叫腹痛,雖經我軍醫官急救,惟因腹內毒姓發作,終告斃命,臨死的時候「水鬼」才吐露真情,原來出發前即被迫服了慢性毒藥。
 捕獲「水鬼」的汪喜田戰士,當年二十八歲,湖北省孝感縣人,在那次身負重傷完成任務,被譽為戰鬥英雄,而那次也是金馬國軍,首次生擒中共水鬼,高登駐軍為紀念此一活捉水鬼事蹟,特於此事件發生地附近石壁上,刻字:「汪喜田在此,群鬼迴避!」永矢紀念。
(錄自林金炎著《馬祖列島記》)

top